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冤家路窄:花心大少甜宠妻》冤家路窄:花心大少甜宠妻 小说 父子文 冤家路窄:花心大少甜宠妻BG文

更新时间:2021-02-11 20:03:15

《冤家路窄:花心大少甜宠妻》冤家路窄:花心大少甜宠妻 小说 父子文 冤家路窄:花心大少甜宠妻BG文 连载中

《冤家路窄:花心大少甜宠妻》

来源: 作者:黑格格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莫音,左少

完结小说《冤家路窄:花心大少甜宠妻》是黑格格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莫音,左少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“恩,我哥呢?”莫音放下东西,不安的问了一句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恩,我哥呢?”莫音放下东西,不安的问了一句。

左左斜靠着沙发上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话里极为无辜,“莫音,我们好歹也见过几次面了吧,有必要这么拘谨?”

莫音笑了笑,一下子,清淡眉角都舒展开,接过左少的话,“左少,不好意思,我今天心情不是很好,我就想问问我哥他去哪了?手机怎么关机了?”

黑色的璀璨眼眸流转过来,左左扯了个不带笑意的灿笑,语调平稳,“谦子陪上头去H市了,他也是突然接到的消息,现在恐怕在飞机上吧。”

莫音正琢磨着这辞职的事怎么跟莫谦说呢,还有那违约金和她的档案。

左左瞥了她一眼,见她一脸游神和不宁,眼里不觉闪过些无奈,唇抿紧了些。不过也就一瞬间,俊美的脸上恢复了玩世不恭和倦意浓浓,“怎么了?”

莫音面带难色,咬了咬下唇,这事她想跟莫谦说而不是左少啊。

左左半眯着眼,从办公桌上拿起一包烟,抽出一根点上,歪叼在嘴里,懒懒张口,“我跟谦子是兄弟,你也相当于我半个妹妹,有什么事就说吧,谦子去H市没有五六天是不会回的,难道你想等一星期后才把事情解决?”

莫音这到这番话,心里暗自揣摩着,告诉爸的话,要他帮忙的话,老妈那里又不好交代。左少这人心地不坏,就是在谈情说爱的那方面太不节制了一点,弄的名头响当当。

隔了好久,办公室里的女声渺渺,淡到若有似无,“学校误解我,所以我辞职了……”

一根烟抽完,烟雾弥漫在空气中,一团一团慢慢散开,还带着淡淡的烟草味。

左左倚靠在办公桌上面,双**叉,白衬衫的衣袖挽到胳膊肘处,修长的五指时不时敲打着桌面,一字一句懒懒说道:“你别担心了,不过就是个私立学院,算得了什么?”

有了左少这一句话,莫音放心多了。

左左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过去,“喂,王局吗?哎,我是左左,恩,莫谦他老妹莫音的档案能调出来吗?对啊,她不想在那学院了,那院长说要她赔违约金呢。行,这事你自己看着解决,那谢了,下次请王局吃饭。好好好,我会向爷爷转达问好的。”

莫音给左少接了杯水,放在他旁边,看了看左少棱角分明的侧脸,打着商量问道:“左少,你跟S市教育局王局很熟吗?”

左左很奇怪的瞥了莫音一眼,才缓缓说道:“我以前住在S市。还有,我帮你解决完事,你是不是该请我吃餐饭啊?”

左左和莫音靠的很近,他边说话的时候边往她身上倾去,一般以前有女人在身边的话,自然反应就是这样,只不过他看着莫音那越来越红的小脸,就情不自禁的慢慢靠近她。

莫音往后缩了缩,包里的手机在不停的震动,她只好硬着头皮推开左左,“左少,我不是那些女人。”

左左一愣,只片刻失态,随即沉静下来,抱歉的对着她笑笑,“接电话吧。”

莫音迅速转身去接电话了,他又点了一根烟,眼神带着丝丝迷茫看着这个女人,莫谦他老妹,莫音。

过了几分钟,莫音面带难色走到左左面前,手里还握着手机,眼里却有着明显抑制不住的兴奋。

“左少,真不好意思,我有一个朋友恰巧回国了,我待会要去机场接人,我下次再请你吃饭吧。”说完,俯身在办公桌上低头不知道写些什么。

“给,这是我电话号码。”

莫音将柠檬黄色的小便签递给他,左左两指一夹,嘴里叼着的那根烟被他狠狠的猛吸了一口,“恩,去吧。”

莫音把那些乐谱和琴放在办公室里,再一次对着左少说声抱歉才离去。

左左就倚靠在办公桌边缘上,看着她嘴角不自觉的上扬,缓缓带关门,将他和她之间隔了一道墙,毫不留恋的离去……

机场里,一个打扮性感,火辣身材的女人再见到莫音后,一路小跑扑到她身上。

“音子啊,姐姐我可想你了!”

周围的老外纷纷回头看着这两个女人亲热的拥抱在一起,弄的莫音尴尬的要命,可偏偏身上的秦西抱着她不松手。

“老西,你变化也太大了点吧?”

一年前,秦西撇下她独自一人去法国闯荡,时隔一年后,当年的清纯女孩变成了妩媚女人。

秦西比她大一岁,是她的发小,说来秦西也算她半个嫂子,不过,是秦西倒追莫谦,而莫谦没有表态,就一直默认着。

之后,莫谦和一个娱乐圈二线女星传出绯闻后,秦西跟莫谦大吵,莫谦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,秦西伤心,在家割脉被发现送到医院救治,还好捡回一条命,从此,她飞往法国,逃开了这个让她充满回忆伤心的地方。

她和莫谦的事,这一言两句的也说不清。

秦西耸耸肩,耸肩的同时带动着那卷发飘荡,一头酒红色卷发在莫音眼里看来是如此的勾人。

她比莫音高了半个脑袋,手勾住莫音的肩膀,咯咯爽快的直笑,“不变化怎么办,我还停留在那个天真的秦西身上吗?别傻了,音子,天真幼稚害死人的。不过,倒是你,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呢。”

秦西见莫音还是一头长发直到腰际,瀑布一样的散下来,又黑又亮,巴掌大的瓜子脸,五官精致,唇若樱桃,肤白胜雪,宛若凝脂。

“多年的习惯,我改不了。”

莫音平淡说着,仿佛在述说一件很普通的事,可秦西想都不用想,莫音的习惯是为谁而留的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