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原始兽妻生存记》原始兽妻生存记无弹窗 精彩试读 原始兽妻生存记君臣文

更新时间:2021-01-14 15:03:32

《原始兽妻生存记》原始兽妻生存记无弹窗 精彩试读 原始兽妻生存记君臣文 连载中

《原始兽妻生存记》

来源: 作者:浣晓青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蓝若歆,兰斯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浣晓青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《原始兽妻生存记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蓝若歆,兰斯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就连给蓝若歆检查身体,一向淡定的巫医魔多也对离去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就连给蓝若歆检查身体,一向淡定的巫医魔多也对离去的吼天瞥了几眼。看着情急叫嚣的冷血蛇,魔多却不以为意。

所有的族人都怕吼天这个新任首领,更怕他那不变身,也能变态的打败所有兽身的兽人,就连岛上最深处,丛林里的猛虎族都不敢轻易来招惹。

别的兽人怕,他巫医魔多可不怕。别人都以为他魔多只是个,只会看病的巫医,其实他有着自己的独特秘密,所有的族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,更别提看见他变身过的兽身。

因为他是兽医,不需要出外打猎,也不需要变身战斗,所以吼天当初加入部落争夺首领的时候,只有他没有上去打斗,只因为他要保守自身的秘密。

看着再次昏睡的蓝若歆,魔多当着冷血蛇的面,正大光明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蓝若歆的脸蛋,还拿鼻子在蓝若歆的全身上下都深深的嗅了几口。这个新兽人雌性的味道很香很甜,就像野外树林上的野蜂窝一样,甜甜的,味道好吃。

他第一次在兽人雌性上闻到这种气味,怪不得就连吼天这个眼高于顶,不会变身的怪物首领也因此上了心,就连他也被蛊惑着迷了!

怪物吼天真的不会变身吗?哼哼!怎么可能!或许他像自己一样有着希望不被人知需要保守的秘密。

冷血蛇看着兽医魔多在蓝若歆的身上不是舔就是嗅,他有点怀疑了。“你这是在给她治病吗?”我怎么感觉你这个阴险的死变态兽医在占我伴侣的便宜呢!

咦---------看看!看看!蓝若歆倒霉的都被打昏了,却依然还被这些兽人强硬的标榜上了自己的印记,真是可怜啊!

“你-----质疑--我?”魔多抬起头一脸阴狠的模样,哪有刚才对着蓝若歆那一脸的憨厚。大有你怀疑我,有本事你自己治病看看的意思!

娃娃脸却配着那双阴森森的绿眼睛,盯着冷血无情的冷血蛇都忍不住有点诧异!明明平时看似无害的娃娃脸,却演绎出极端相反的两个表情,却让此时的魔多表演的如鱼得水,放松自若的模样,好像他生来就是这样!

“你继续。”明明见你平时也没像今天这样,对其他兽人治疗过。冷血蛇兰斯为人冷漠嗜血,根本不愿意跟魔多多话。哪怕明知道他不过是假公济私。

魔多收回绿莹莹的阴森目光,继续恬不知耻的占着蓝若歆的便宜。之前蓝若歆昏迷,他早把她全身都检查过了没伤,就是身体有点虚弱。感觉自己占便宜占的差不多了也该适可而止了,魔多这才收回舌头。

“你们在哪里捡到她了?我怎么发觉比起吼天,她怎么更怕你啊?”

要知道冷血蛇兰斯虽然很冷血,笑起来给人感觉也没有什么温度,但是比起吼天却有人情味多了。会跟族人的雌性说话,对于她们的要求也会尽量满足帮助她们。

不像吼天笑都不笑,脸上永远都只是一个表情,更不会搭理任何雌性兽人。

“我们是在海滩上发现这个兽人雌性的,没想到看上去挺柔弱,跑起来的速度还挺快的!”兰斯回忆起,自己变身大蟒,追逐蓝若歆的一幕。要是让此刻的昏迷过去的蓝若歆听到这句话,肯定哭笑不得,恨不得一口咬死他。那叫能跑吗?那是给逼的!

魔多看着兰斯享受般回忆的表情,心里却在幸灾乐祸。看来冷血蛇兰斯还不知道自己把小雌性兽人给吓着了,还在那里自身幻想美好当中。哼哼!他等不及想看到,以后兰斯在小雌性面前吃瘪的模样!

“这样啊!你们给部落带来了新的兽人雌性,大功一件啊!”魔多装模做样的赞叹。

“哼!告诉你,吼天跟我抢小雌性就算了,你可别也来插一脚!不然小心我的···········。”兰斯龇了龇牙,露出自己蛇兽人独有的毒牙向魔多恐吓。

这还没有追到小雌性,就开始宣布领主权,也太嚣张了!魔多眯起眼睛嘴角勾起阴笑;“你就不怕以后你生病的时候,我把你的毒牙···········!”魔多做了个拔牙的姿势。果然看到兰斯表情僵硬的,抽动着嘴角。

“算你狠!你们一个个的都跟我抢好了!哼!我兰斯怕过谁!就算这样!我也要坚决追求小雌性,哼哼!到时候看她可会喜欢你这个‘阴阳’脸!”这是兰斯私底下给魔多起的外号。

虽然平时魔多不苟言笑,对着谁都一副平常面孔,从没有见过他有过多的其他表情。

只有一次,一个曾经的罪过莫多的兽人生病了,让魔多给他治疗的时候,他亲眼见过魔多笑的像花一样的诡异。

结果那个兽人被魔多治疗了大半年,折磨得只剩下一身骨头才罢休。所以从那之后,兰斯私底下就叫魔多阴阳脸,表示只要他朝某个兽人微笑,就表示那个人要倒霉了。

“你--再说一遍!”魔多挂起无碍的娃娃脸,微笑着朝妖魅的兰斯走近。

“就说你是阴阳脸怎么了?哼!小雌性会饿肯定也会渴,我去给她取水去!”兰斯立马拿昏倒的蓝若歆找了个借口,赶忙离开了。

兰斯一走,魔多收回微笑,又变成了一副平淡面孔,开始打量着蓝若歆。当他再一次触及到蓝若歆身上的衣服时,再次好奇的用手把蓝若歆摸了个遍。

大家别误会他是在占便宜,他只是在研究蓝若歆身上,到底穿的是什么兽皮。

“这到底是什么兽皮做的?怎么会这么滑?上面还有花?”魔多一直盯着蓝若歆穿着的外套,露出里面的棉质衬衫,胸口往下的位置上有朵鲜花正在开放,下面是一些青草。

魔多再一次打量着那朵花,越看越觉得这件兽皮很神奇,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的兽皮上有花的,最多也就像他身上的那样有些花纹而已。

难道这是这个小雌性的本命兽皮?魔多看了半天也看不明白。

之所以魔多没有像其他书里面写的兽人那样,看到新来的雌性身上,不知道穿着什么,就直接不是撕了就是扒了,但在这个岛上却不会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