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逍遥江湖:粗暴娘子妖娆夫》逍遥江湖册 YD 逍遥江湖:粗暴娘子妖娆夫立场倒换

更新时间:2021-01-08 05:02:48

《逍遥江湖:粗暴娘子妖娆夫》逍遥江湖册 YD 逍遥江湖:粗暴娘子妖娆夫立场倒换 连载中

《逍遥江湖:粗暴娘子妖娆夫》

来源: 作者:黄小白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宁玉,邱雪

《逍遥江湖:粗暴娘子妖娆夫》作者:黄小白,古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宁玉,邱雪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他们从黑暗找到光明,终于在中午太阳当空的那一刻,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他们从黑暗找到光明,终于在中午太阳当空的那一刻,邱雪拿着那把遍体通红的剑走道金树新的跟前。

“谢谢。”金树新接过他的寒火剑,楞了好久嘴里才吐出这两个字。

邱雪微微一点头,没有微笑,也没有回答。但是心里面却有点那么钦佩他对剑的执着。她也是一个练剑的人,她也知道剑的含义。

晴空脸上满是黑灰,容兰也不例外,宁玉倒是本来就黑,黑灰沾在脸上,也没有多么明显。大家都松了一口气,终于不用再找了。

真是倒霉,我竟然踩到了粪坑!这么大的火,粪坑竟然没有被蒸干!宁玉只好暗恨倒霉。

正当众人要下山时,金树新还是楞在那里。晴空不解的回头望着他,这个人怎么还不走。

金树心唯唯诺诺的说道:“剑……我还是要和你比的。”

邱雪只是回头看了看他,阳光照在她冷艳美丽的面庞,折射出润滑的光。

容兰在心里想:果然是个呆子!“黑风寨”事件就这样过去了,也许李翠仁一家除却了麻烦,但是晴空一行人麻烦将会越来越多……离开了渭南县,晴空一行人走在官道上,Chun光明媚,青草依依。官道上人来人往,商人,旅客,官差各式人都有。晴空背上的伤已经节了疤,可是还是不能太剧烈的运动,坐在马上,还是会有那么一点的疼痛。

宁玉心情很好,容兰看得出来。他哼着小曲,咬着一跟草,在马上晃来晃去,好不悠闲自得。天气晴朗,前面邱雪的背影让他无限遐想。

路边一些简易的茶铺,小贩不停的吆喝着。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婆婆连牙都没了,还是得在路边摆摊买水果!

容兰有些怜悯这个老婆婆,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要出来做生意,日晒雨淋的,她的儿女怎么忍心呢?如果自己还有父母,绝对不会让他们这么辛苦。一想到父母这个词,她的心就会觉得痛。自己没有父母了。就在容兰还沉寝在自己从小没有了父母的伤感中,突然听到那个老婆婆一声惨叫,就看到滚了一地的梨子。原来宁玉看邱雪看得入迷,骑着马竟然把这个老婆婆的梨子全踢翻了,而且马蹄似乎还踢到了婆婆的肚子上。

老婆婆马上哭天喊地的在地上喊起来:“我的梨啊……都烂了啊……我还怎么国(活)啊。我的肚子啊,好送(痛)啊……”

很多路人围上来,指责宁玉的不是。宁玉马上下马又是点头,又是哈腰,又是道歉,然后还拿出一锭银子,当作这些梨子的赔偿费。要说那一锭银子都可以买一马车的梨子了。可是这个老婆婆竟然不接,还是又哭又闹的,让宁玉好生尴尬。

容兰扶着老婆婆问到:“婆婆,为什么不接这银子呢?”

“我不要啊,不要啊……我的命根子都被他踢坏了,我怎么活啊?还有,我的肚子好痛啊……”

邱雪在冷冷的看着这一幕,于是宁玉把心一横!

就这样,宁玉载着老婆婆往城里面走去找大夫。

坐在宁玉的身前,老婆婆似乎很有精神,一直用她那严重漏风和干枯的声音在不断絮叨着着一带的事情,不过就是些疗家茶铺找了个小二,苯手苯脚的,买包子的老王家的狗咬了人等等,听得宁玉好不耐烦。

“婆婆,你不是说你肚子好痛吗?你怎么这么有精神?”宁玉扶着身前婆婆的手臂。

“肚子送(痛)就不能松(说)话了吗?正是因为肚子送(痛),才要不断讲话,转移诉(注)意力。”婆婆反驳得理直气壮的。

“我看你根本就是在装的。”

“你这娃,还醒(挺)聪明的。我告送(诉)你吧,我就是在装。我看笋(准)了你对前面那漂亮的女娃有意稀(思),你肯定要在他前面装个尊老爱幼的象(样)子,不然你就没机会了。”这个婆婆的话还真是一针见血,说道宁玉的心里去了。还真是不得不承认,姜还是老的辣啊。

“不过我以前马前面坐的都是年轻貌美的美女,哎!如今沦落到和一位老婆婆同坐一匹马。”宁玉的话里面不知是嘲讽还是无奈。

“我50年前也是个大美女啊!”老婆婆骄傲的说道。

宁玉只好无奈的一笑。进了阜阳城,宁玉一行人马上找了家医馆,给老婆婆找了大夫,开了所谓的“外敷”药后,就要离开了。

可是老婆婆又马上在医馆里面哭天喊地起来,说现在的年轻人没有良心啊,对老人如此不尊敬啊,以后还怎么孝敬父母之类的,宁玉在邱雪没有任何感情的注视下,只好又带着这个婆婆上路了。

虽然说带着一个老人赶路并不是很方便,可是这个老人看起来身体很健康,能在马上坐一天也不觉得腰酸背痛,反而谈笑风生,好不愉快。宁玉有时候真怀疑她到底是不是个老人,用力去掐她的脸,一经验证——果然是老人。

“婆婆,你没有儿子孙子的吗?”晴空问到。

“没有,一场大水,都死了。”婆婆说到这里,眼里透着落漠与哀伤。邱雪就是看到这样的神情,才发觉这个老人真的是个很可怜的人,真的是个需要帮助的人。

“恩……我们要赶很远的路的,您身子可受得了?”晴空问到。夜晚,没有投宿的地方,这五个年轻人及一个老人就在野外生起了火,围坐在一起。

“她的身子比我的还健康,怎么会受不了?”宁玉嘲讽似的说道。他实在拿这样的老人没办法。这个老婆婆好象赖定了他们一样,赶都赶不走。

“那你们要去哪里呢?”婆婆的脸在火光的映衬下,如沟壑般深刻的皱纹半隐半现,看起来好恐怖……

“我们要去天山。”晴空说道。“哦!要去西北啊,老婆子我年星(轻)的时候也蓄(去)过哪里的。”一脸的骄傲在她脸上浮现。有句话说,当一个人在说自己年轻的时候的事并且以此为骄傲的时候,他就真的老了。

宁玉一点都不怀疑她就是老了。

“去那里干什么呢?”

“去采一朵蓝色的雪莲,我母亲的病非常需要这朵雪莲。”晴空如实说了出来。现在他对宁玉,容兰和金树新是减低了戒心的,至于这么一个老婆婆,即使知道也没有多大意义吧。

“呜……蓝莲可是极其珍贵的药材,每四年才开一次,而且天山似乎只有一株蓝莲。”老婆婆其实是眉头紧锁的,可是由于额上皱纹太多,根本看不出这个神态。

“看来您还挺有见识的呢。”容兰说道。

“那当然。想当年我也走过很多地方,经历过很多事情的。”老婆婆又是一脸骄傲了。

邱雪被这老婆婆骄傲的神态给逗笑了,轻轻一抿嘴,勾出一抹绝美的笑容来。宁玉怎能不看到这美丽的一幕,看得眼睛都直了。

晴空看得出来宁玉对自己妹妹的心思,虽然并不讨厌宁玉这个人,但是此人性格不稳重,而且来历不明,还是有些介意的。于是用身子挡住宁玉那直直看着邱雪的视线。宁玉被他一挡,就回过神来了。

容兰在他耳边小声的小着说:“哎!你口水都流出来了……”

宁玉敲了敲容兰的头,小声的说道: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

“我的意思是说,同样是男人,差别怎么就这么大?你就象一直饥饿的狼,一直盯着小兔子。而别人金少侠却稳如泰山,眼里只有自己的剑,根本不看其他人一眼。”

“那种山里的猴子怎么和我们人类的眼光一样?”宁玉朝远处树上的金树新望了一眼。

老婆婆把一切都看在眼里,感叹了一句:“年轻就是好啊……”

到第二天天还未亮,这一行人就起来赶路了。老婆婆依然靠在宁玉的怀里,好舒服的。宁玉的脸一直都是僵着的,这个老人,也太厚脸皮了吧!

“小子,听老生一句话。把你那丑陋的人皮面具摘下来吧。这么长时间的捂着,脸都长痱子了。”这回老婆婆讲话可是字正腔园,比酒楼上说书的还说得清楚。说得宁玉一楞,然后装着随意的问到:“老人家说什么呢?我听不懂。”

“呵呵,我漏翁(风)的话你锈(就)钉(听)得懂了?别装了,我那么一把年纪了,什么事看不出来?”老婆婆继续说道。

宁玉没有答她的话,就当这个老人家在疯言疯语,当什么都没听到。但是明显的放缓了马速,和前面的晴空他们拉远了距离。

“我知道你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是怕他们说你一开始就是个骗子吧?但是这样一直带着面具做人,这种欺骗不是更加深?越晚让他们知道,你的欺骗值就越高。”老婆婆缓缓的说道。宁玉还是没有答话,深锁的眉头完全和平时不一样。晴空坐在马背上,发现今天路上行人明显增多。现在是去安山的路上,安山是一片山脉,如果不是为了抄近路,他们也不会选择这条曲折的山路。但是,今天山路上的人特别多。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江湖中人,背山的大刀,腰上的长剑,手中的长矛,无一不显露出这种情况。“今天这里怎么这么多行人?”晴空不解的问。

宁玉怀里的老婆婆半闭着眼睛说道:“安山山脉这一片向来人气(迹)罕至,只有飞草园一睃(座)大宅子在这山里面。”

“飞草原?”容兰问到。

“是庭园的园。园主飞草是一个绝世袭(奇)塞(才)。”

“他武功非常高强?”

“不,他根本不会武功。但四(是)他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