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这个王妃不怕冷》这个福晋不太冷 女王受 这个王妃不怕冷娘受

更新时间:2020-07-29 16:04:11

《这个王妃不怕冷》这个福晋不太冷 女王受 这个王妃不怕冷娘受 已完结

《这个王妃不怕冷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子虚沐林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荀澈,庄义然

主角叫荀澈,庄义然的小说是《这个王妃不怕冷》,它的作者是子虚沐林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贤王府中,岑澐正娇羞地依偎在荀澈的怀中,适才与荀澈对饮喝得猛烈了些,一丝红晕泛上脸颊,在烛光的烘托下,岑澐眨着那双充满异域风情的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贤王府中,岑澐正娇羞地依偎在荀澈的怀中,适才与荀澈对饮喝得猛烈了些,一丝红晕泛上脸颊,在烛光的烘托下,岑澐眨着那双充满异域风情的大眼,显得越发动人心弦。

“澐儿,你真美。”荀澈宠溺地朝着岑澐的额头吻了下去。

“王爷,澐儿自幼便听那些游走四方的商人道,鼑朝的皇宫惊艳无比,王爷何时才能带澐儿去开开眼呢?”岑澐撒着娇。

“澐儿你知道,并非本王无意带你进宫,只是碍于这祖上留下的规制……”荀澈欲言又止,怕岑澐伤了心。

“妾身知道,只有正室方可入内……任澐儿再跟王爷两情相悦也罢,始终都是个无名无分让人瞧不起的妾室罢了……”岑澐说着,开始暗自伤神,惹得荀澈一阵心疼。

荀澈心里又开始动气了休妻的念头,突然间想起上次慕容宛对自己说起他们二人不能离开之事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“王爷在想什么呢?”

“没什么,只不过在想如何才能给本王心爱的澐儿一个合适的身份。”荀澈若有所思地对着岑澐说道。

“王爷万万不可因为妾身休了王妃姐姐啊,那澐儿便成了大逆不道的罪人了。”

“澐儿胡说些什么?你怎能是罪人,你是本王最心爱之人。”荀澈说着揽着岑澐的手又用了些力道,继续说,“要是真如休妻那般简单便好了,哎……”

“哦?王爷这话,妾身反倒是有些听不懂了。”岑澐瞪着看似懵懂无知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瞧着荀澈。

“这么跟你说吧,先前本王受贱人所害,害了怪疾,身子由五内而外都散发着热气,实属焦躁难耐。父皇不知从哪里听来的,要去寻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刻出生的煞阴命格的女子许予本王。”

“就在本王命不久矣时,他们寻到了那慕容宛,慕容宛嫁到王府的那日,本王靠近她时,确实觉得身子十分舒爽,那热气当真一点点在消散。”

“前几日,那慕容宛同本王讲,她不能离我太久或是距离太远,否则本王的怪疾便会再发作,本王原是不信的,可细细回想起来,本王在边塞平定叛乱那三个月,还有她去母妃宫中住的那些日子,本王确实都发作了……”荀澈说着,摇了摇头。

“所以,王爷是担忧自己的安危才迟迟没休妻?”

荀澈听了岑澐的话轻轻点了点头。

“这有何难,妾身有一法子,或许可解王爷心头之忧。”

“哦?快说与本王听听。”荀澈安奈不住了。

“王妃只说不可离开王爷,却没说非身居王妃之位才行。王爷大可不必休了王妃姐姐,只需稍稍变一下位分也无不可啊。”岑澐一步步诱导着荀澈。

“对啊,本王怎么没想到这一点,还是本王的澐儿聪明,明日一早本王就进宫跟父皇请旨,让父皇下旨罢了慕容宛,再封你为王妃。”

“王爷——”岑澐乐得合不拢嘴,将脸埋在荀澈的胸膛,呢喃着撒娇。

“报,报王爷——”

如此美好的气氛被突然进来的王府护卫给破坏了,荀澈当即变了脸色。

“什么事?快说!”荀澈言语中透露出极其的不耐烦。

“禀王爷,有一位自称庄义然庄公子的人在门外求见。他……他怀抱着王妃……”护卫的声音越说越低。

“什么?!”荀澈推开了岑澐,直接拍案而起。

“本王去看看!”荀澈说着便迈着大步踏出了门,留下一下子怔住了的岑澐。

“王爷,等等妾身,妾身也陪你一同前去。”反应过来的岑澐迈着小碎步,紧跟在荀澈身后……

“荀澈,你丢下自己醉酒的妻子,就是为了陪她吗?”看到荀澈怒气冲冲地走出来,不等他开口,庄义然狠狠瞪了眼他身后的岑澐后开口继续说,“看来贤王爷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嘛”。

“这是本王的家事,还轮不到你来多嘴!倒是你,深更半夜不在家里陪老父亲,抱着旁人的妻子在旁人府门口算是怎么回事?这就是你鼑朝第一大才子的修养吗?”

“修养?最没修养的人竟然同本公子谈修养?你把宛儿一人丢在皇宫也就罢了,连马车都不留给她?你知道她今日醉成什么样子吗?要不是遇到了我,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事?”

“今日我算将你如何待宛儿的通通看在眼里,荀澈我告诉你,今日我来不是同你斗嘴的,一句话,你要什么?要我怎么做?才能放了宛儿。”庄义然开门见山。

“放了?如何放?又放予何人?你别忘了,她是我的妻!若本王没记错的话,庄公子现在是大将军府二小姐的未婚夫婿,还有三个月你便要娶妻,如今在本王面前抱着本王的王妃,这传出去了,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!还不赶快放下她!”

荀澈发了怒,上前便要抢人,被庄义然一个转身躲开了。

“王爷,妾身到瞧着这庄公子对王妃姐姐一往情深,许是王妃姐姐也心系公子,左不过也要将王妃姐姐贬为妾室,还不如就这样做个顺水人情,送给庄公子为妾室为好。”站在身后的岑澐瞧见这庄义然的架势,赶忙顺水推舟。

“什么?你居然还想贬宛儿为妾?你疯了荀澈?”庄义然听得义愤填膺。

“本王的女人,本王是要贬她做妾、做通房还是做府上的差使奴婢,全凭本王高兴。”荀澈刻意用言语刺激庄义然。

“荀澈你就不配得到宛儿这般好的女子!你就不配得到爱!你这种狭隘自私的人,只配那些对你机关算尽你还不自知的人留在你的身边!我且等着你自掘坟墓!看你有什么好下场!”

庄义然说着便要转身离去,刚走下王府的台阶。

“慢着!把我的人放下!”荀澈一声吼,王府的护卫出来了一半儿。

“你做梦!”庄义然说得毅然决然。

“来啊,把王妃给我抢回来!不能让他带走!”荀澈一声令下,王府护卫个个光刀出鞘,紧紧将庄公子围做一团。

“荀澈,你今日有本事就杀了我,否则我不会放开宛儿,我定要将她带走!”

我只觉得有些颠簸,又有些吵闹,似在梦中那般,适才我一定是睡着了,这会儿才会梦到荀澈跟庄公子为了我在争吵,好像荀澈派人要来伤害庄公子。

不行,我不能让他们伤害庄公子,我得睁开眼睛,我不要这个梦境,这个梦太糟糕了,我不喜欢……

我努力地睁开了双眼,发现我被庄公子抱在怀中,我的胳膊搂着他的脖子,他有些紧张地护住我。

“庄义然,你别以为本王不敢杀你!你自己找死,怪不得本王!来人,给我上!”荀澈的一声吼,彻底将我惊醒,我看见周围一圈的王府护卫才意识到,原来这一切都不是梦,庄公子真的带我来找荀澈理论……

“慢着!我看谁敢乱来!”我使出最大的气力吼了一声,刚要行动的王府护卫们停了下来。

“义然,我没事了,你放我下来。”我对庄公子说,他轻轻将我放了下来。

“荀澈,你要杀他,就先杀了我!”我将双臂摊开,挡在庄公子身前,冷眼瞧着荀澈跟他身后那个我最讨厌的女人——岑澐。

“慕容宛,你居然当着本王的面公然去维护旁的男人!你还知不知廉耻!”

“王爷当着我的面维护别的女人犹如家常便饭,这句话,我劝王爷自己倒是先问问自己吧。”我说出这句话时,荀澈愣住了。

“义然,荀澈不敢将我怎样,你赶快走。”我小声对着庄公子说道。

“我不走,我要带你一起走!你知不知道荀澈他要将你贬为妾室……”庄公子说出这句话时,眼睛闪着泪光,我心下知道他是真的心疼我。

我还是愣住了,随即心像被什么扎了一下,荀澈真是为了扶岑澐为正妃无所不用其极啊,见不能休了我,便要贬了我……

“荀澈,你要贬了我吗?”荀澈默不作声,反倒是身后的岑澐洋洋自得,我只瞧一眼便明白了过来。

“你要跟他走是吗?”荀澈反问了我,问得我不知该如何回答,我心下知道,我从未想要离开过他……

“荀澈,我与庄公子自幼便相识,有一段很珍贵的过去,可以说是我活到现在最美好的经历。倘若我没有曾经忘掉那些,倘若我能有选择,我相信我与庄公子定会相濡以沫,相依相伴。也不会出现在你跟岑澐之间做让你们厌弃的碍脚石……”

“最可悲的就是没有倘若,我深知我与庄公子的结果只能是彼此错过,而这将会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……”

“义然,合宫夜宴时我有幸与何懿晴小姐相识,她并非你想象之中的那般鲁莽无礼,恰恰相反,她是温文尔雅的俊秀美人,同样也只是个仅仅因为庶出的身份成日里被长姐欺辱的可怜姑娘,答应我,好好待她,切莫辜负了她,好吗?”我转过身,一脸真挚地同庄公子说。

“宛儿,你要我不负她,那你呢?又有人来心疼你?”庄公子说着,一把将我揽入怀中……

“义然,你我的宿命于此,你我都无法改变,只能去承受……日后莫要再惦记我,记得要好生照顾自己……”我轻轻推开庄公子的怀抱,转身的那一瞬间,我已是泪流满面,我瞧都没瞧荀澈跟岑澐一眼,一步步走向正阳宫……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