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休掉皇上爬出墙》休掉皇帝夫君本宫要自由 女体化 休掉皇上爬出墙最新章节

更新时间:2019-08-10 00:09:02

《休掉皇上爬出墙》休掉皇帝夫君本宫要自由 女体化 休掉皇上爬出墙最新章节 已完结

《休掉皇上爬出墙》

来源: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者:李玉 分类:古言 主角:楚凝萱,景阳

新书《休掉皇上爬出墙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李玉,主角楚凝萱,景阳,是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望着初凝讯的傻笑,跌落在床下的颜昊天气愤交加。双手死死的护着下盘,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里对他动粗,就是他自己平日都是小心对待,这个恶俗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望着初凝讯的傻笑,跌落在床下的颜昊天气愤交加。

双手死死的护着下盘,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里对他动粗,就是他自己平日都是小心对待,这个恶俗的女人,竟然……竟然……

勉强站起身,狠狠的给了身后诸葛流云一个眼神,诸葛流云会意,强忍着爆笑的冲动走了过来,搀扶着他。

“大胆皇后,您可知这样是对皇上大大的不敬?”

听着云公公那憋着笑意的嗓子,楚凝萱却故意摆出一副无知的样子“云公公,本宫我,怎么不敬了呢?”

明知故问,是最好的开开脱方法。

谅皇上也不敢将这种丑事公布于天下!

“你……!”恶狠狠的看着楚凝萱,是他低估了这个女人。

甩了甩袖子,解恨的看着她一眼,转身“我们走!”

新婚之夜,独守空房,在这个封建的古代,不,就是现代,也是常有的事儿。

可她是皇后啊。

皇上亲自挑选的皇后,也抛弃在这里不闻不问,传出去还不笑死一票人?

……

身着火红嫁衣,站在大大的落地镜面前,说她柳叶完美樱桃嘴,说她杨柳细腰,统统无法描述她傲人一等的紫色。

虽然这张脸,与前世的自己毫不想象,但她喜欢,大大的喜欢。

伸手,缓慢解开束腰的带子,因为是与皇上圆方,众多考虑下,她的嫁衣只有薄薄的两层,一来方便,二来为了安全。

看着镜子中那未着寸缕的身子,她不自恋,却很自信,她相信这妖娆的身段定能迷惑天下间所有男人。

可那狗娘养的皇上颜昊天竟然不稀罕?

甚至出言诋毁,挑衅,侮辱?

当她楚凝萱当真好欺负是不是?

恶狠狠的望着镜子中那眉头狰狞的女子,她是爱着那个男人不错,可如果所爱的男人看不起自己,那就不值得去爱!

如今,她已是这紫霞帝都的皇后,天下的国母,还有什么,是她说的不算的?

气氛的走出景阳殿,下体的疼痛仍是无法忍耐,脑海还在回想刚才楚凝萱那得意的申请,便更加愤怒。

“诸葛流云!”一声怒吼,颜昊天猛然驻足,双手叉腰,怒火直升。

原本紧跟其后的诸葛流云看着颜昊天那憋屈的样子就觉得好笑,一时没注意,一个踉跄,变撞了上去。

“唔。”

一声闷痛,颜昊天更是气愤不已,转身,瞪大了瞳孔“你这猪脑子是铁做的不成?”

从来没见过颜昊天如此动作,从小一起长大的二人,他深深了解这位师兄的脾气,凡能忍,他便忍。往日刘太后多次侮辱,他全部抛之脑后,以微笑带之,今日,怎如此反常?

“呵,呵呵,嗯哼,我说昊天,行了,你再气下去,那女人也不知道,何必呢。”隐忍着笑意,诸葛流云走上前,褪去了平日的鸭嗓子,浑厚性感的声音仿若能盅惑人的思绪。

望着诸葛流云同样帅气的脸,看着他那欠抽的表情,颜昊天更是愤怒不已。

“你这意思,我是自找的了?”

在诸葛流云这个师弟兼兄弟面前,颜昊天从不用‘朕’,而是直言‘我’,这是对待兄弟的尊敬和热情。

殊不知诸葛流云还当真点了头,“我说昊天,这可不就是你找的!”

笑归笑,闹归闹,仅凭一个眼神便能知道他心思的诸葛流云自然知道,颜昊天此时断不会轻易绕过那个女人。

“好吧,就让我天下第一神偷再牺牲一回,今夜就去教训一下她楚凝萱好了!”

漆黑的夜里,三月份的天还是很冷,微风呼啸而过,宫中所有守卫均无发现一道黑影正从他们的豆丁悄然而逝。

因为今日是皇上大喜,虽然喜庆,也必然戒备森严,但这一切对于天下第一神偷来说,那都不是事儿!

躺在床上,楚凝萱仍旧辗转难眠,想象这重活的十六年,第一次如此痴狂的爱一个男人,却如此的被男人所诋毁,她前世也只不过是公司的白领,一次车祸,降落在了这个是书上毫无记载的紫霞帝都。

好在生在了丞相家,虽然没有娘亲的爱护,可那个把她捧在手心怕掉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爹爹宠爱至极,才有了她今天第一女霸的威名!

可如今,硕大的龙床上,溢满了颜昊天香气的床上,只有她一个人,赤身果体的睡在上面。

话说,她有一个怪癖,那就是——果睡!

景阳殿是诸葛流云每日出入的地方,就是闭着眼睛他也找得着,此时一面漆黑一片,他确定楚凝萱依然熟睡,但仍旧不敢掉以轻心,

她知道楚凝萱会武,但是不是如外界所说的三脚猫,还有待证实。

浑浑噩噩的,感觉眼皮紧的厉害,是到了熟睡的时间了,收了收被角,要说皇宫的杯子还真不错,盖在身上不过一分钟的时间,温暖嫩滑,舒适柔软,顶让人轻松入眠。

悄悄的打开景阳殿的大门,诸葛流云蹑手蹑脚,生怕惊醒了床上正憨憨入睡的人儿。

望着她全身包裹在被子中的躯体,他邪恶的勾起了嘴角,要知道,他今天的任务不是别的,而是做回采-花-贼!

他诸葛流云,四岁时便轻功卓然,练师傅都说他就这方面的造诣。

八岁,便已经无人能及,虽然武功上不及颜昊天,但要飞起来,他绝对比不上。

一身黑色夜行衣,除了漏在外面的一双瞳孔,他保证无人能认出他来。

一个前空翻,身子悄然而至,直达床边,轻盈的身段没有发出任何声响,却俨然惊醒了楚凝萱。

她虽然已经睡去,但是她的觉很轻,这么多年来熟睡中只要有一丁点声响她都会猛然睁眼,就如同现在一样。

“谁?”睁开眼眸,楚凝萱的第一感觉就是问,躺在床上,她并未着急着起身或者逃离,而是放在被子下的手暗自运力。

别人认为她是个草包,丞相府的所有打手家丁与她比试都让着她,可只有她自己知道,当她练功时有多用功。

诸葛流云显然没想到这个草包丞相女竟然会发现自己的到来,难道是自己的轻功退化了,还是说她身为灵女,有这样的本能?

挂起邪笑,诸葛流云上前一步,看着她毫不惊恐的脸,暗自赞赏。

不过既然她问,那他就答“在下,采-花-贼……是也!”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