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陆医生今天复婚了吗》陆医生今天复婚了吗苏子漾 小说TXT 陆医生今天复婚了吗完结版

更新时间:2020-01-18 12:10:51

《陆医生今天复婚了吗》陆医生今天复婚了吗苏子漾 小说TXT 陆医生今天复婚了吗完结版 连载中

《陆医生今天复婚了吗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苏子漾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楚衿,陆母

苏子漾新书《陆医生今天复婚了吗》由苏子漾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楚衿,陆母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楚衿微怔,手中的钢笔顺势滑落,“啪嗒”一声。 钢笔的笔头被砸得迸出几滴墨汁,在她浅白色的家居服上晕开一朵朵小花。 他来做什么?他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楚衿微怔,手中的钢笔顺势滑落,“啪嗒”一声。

钢笔的笔头被砸得迸出几滴墨汁,在她浅白色的家居服上晕开一朵朵小花。

他来做什么?他也舍不得离婚是吗?

“没有我的同意,这离婚协议就算签了字也是废纸一张。”陆温言的声线裹着凉意,他的突然出现,不止惊到了楚衿,一旁的陆家二老也禁不住愣了一下。

陆母率先反应过来,心里憋着气:“温言,她害死了你妹妹,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,难道你也要留着?”

这短短的一句话,如同侵入灵魂的诘问。

她越来越看不懂自己这个儿子了,早在阿苓死,楚衿失踪,所有的矛头全部指向楚衿时,温言就展示过了他在感情上的优柔寡断,他下命令掘地三尺也要找到楚衿,可拖了三个月,也没有她的一点消息。

陆家的势力在国内遍布,甚至在全世界都有涉及,陆温言想要找到一个人,根本不废吹灰之力。

可在这个大概率事件下,楚衿偏偏就成了漏网之鱼。如果不是前几天她自己回来,或许温言会选择一辈子都找不到她。

他为情所困没那么可怕,可怕的是他所爱的人,是杀害自己亲妹妹的凶手!

“阿苓死的那么惨,就躺在血泊里,楚衿,你害死的是她一个人吗?你是把刀子往我身上捅啊!”陆母咬着牙,褐色的眸子里猩红的血丝不消反增,来楚家之前,她努力为自己做的心里防线,轻易就被陆温言给戳破了。

陆父沉默不语,只是扶着陆母,试图让她冷静下来。

楚衿抬眸望着,莫名其妙的在渴望着什么,却在男人开口的那一秒,瞬间落空。

“阿苓的死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,更不会原谅这个女人,只有她留在我身边,我才能更好的折磨她,不是么?”

“我不能和她离婚。”

陆温言的声调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,只是无意识里加重了“折磨”这两个字,那近乎噬血的声线里,夹杂着一声鬼魅般的冷笑。

即使是在陆父陆母面前,他也丝毫没有掩饰内心的阴暗面。

原来,他匆匆赶来,只是为了更好的折磨她啊。

楚衿纤长泛白的手指紧紧攥了攥,离婚协议书的一角皱成一团,她动了动僵硬的脸颊,扯出一个骄傲的表情:“陆先生还真是有闲情逸致,既然你要追究下去,那我也乐意奉陪到底。”

“我不同意!”楚大山匆匆赶回来时,刚好听见楚衿说这句模棱两可的话,没来得及多想就开口制止了她。

“既然你们陆家不待见小衿,也没有必要把她圈在身边惹的心烦,只要我还在,你们谁都别想把小衿带走!”楚大山随手丢掉外套,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,顺势挡在了楚衿身前。

他原以为楚衿回来了能消停些,却没想到刚到办公室,屁股还没坐热,管家就来了电话,一听说陆父陆母闯了进来,他就立马跟着赶了回来。

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就算她真的做了错事,他也得站在女儿这边……

见到楚大山挡在楚衿身前,陆母消得大半的气刹那间就又窜了起来,即使时过三月,阿苓那副死不瞑目的样子,在她面前一遍接着一遍重复上演:“你的女儿是女儿,我的就不是吗?害死了我家阿苓,不让你们偿命已经够仁慈了,你还想怎样?”

陆母因为生气,身子抖得厉害,连话都说得断断续续。

简约的法式风格的客厅里,几个人相对站着,是无声的对峙。

“都别说了,爸你也别说了,我决定了跟他回去。”楚衿攥着文件的手松了松,离婚协议从指尖滑了出去,客厅的窗紧闭着,却不知从那里儿来的风,将离婚协议吹的翻动了一下。

像她快要走到尽头的婚姻似的,又挣扎了一下。

“我说过,不管你们相不相信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真的伤害茯苓,她会遇害,我没办法说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这点我感到抱歉,但我可以保证,我绝对不是杀害茯苓的凶手。”她没做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“我之所以选择回去,是因为我问心无愧,我会想办法查清楚这件事的真相,还我自己一个清白,也还茯苓一个公道。”楚衿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楚大山,眼神里不知何时,铺上了一层冷漠。

听完这话,陆温言那副冰山面孔也有了消融之势,他却熟练的将那一分的动容隐藏了起来。

“周妈,帮我收拾一下贴身的东西吧。”楚衿没再顾几个人臭到爆的脸色,侧过头嘱咐了周妈一声,

陆父陆母了解陆温言的性格,他既然坚持不离婚,那也拿他没有办法,陆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转身往外走了出去。

如果不是为了儿子,这个楚家她绝不会踏进半步,却没想到仍旧是一无所成。

楚衿目送着陆父陆母出去,抿着嘴没再多说什么,周身放松下来,她才察觉自己站的脚都酸了。

原来就算是穿着拖鞋,站久了也会脚腕酸痛,她拧了拧眉,刚想坐下来揉揉脚,就听见别墅门口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,伴随着刺耳的高跟鞋声,一同涌进了她的耳朵。

“伯父伯母,好戏这才刚刚开始呢,怎么还提前离场了?”女人声线很是温柔,但说话时总有那么一种拿捏腔调的感觉,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。

这话落入客厅所有人的耳朵里,陆温言和楚衿齐刷刷的往门口望了过去。

顾惜羽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,左手挽着陆母,一起朝这边走了过来,她似乎在刻意的隐藏着自己的表情,神神秘秘的让人看不清楚。

楚衿挺了挺背,往对面瞟了一眼。

女人身着一套黑色的礼服短裙,全身上下只有腰间的束带是白色的,她这身装扮,宛若是在参加葬礼似的,和她一同进门的还有无尽的压迫感。

今天的楚家倒是热闹,竟然来了这么多“不速之客”,楚衿微微眯了一下眼睛,眼神中满是防备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