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从王冠开始的无限》从王冠开始的无限免费阅读 by画续 从王冠开始的无限穿越文

更新时间:2020-01-14 12:04:29

《从王冠开始的无限》从王冠开始的无限免费阅读 by画续 从王冠开始的无限穿越文 连载中

《从王冠开始的无限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画续 分类:二次元 主角:沙同学,沙会长

主角是沙同学,沙会长的小说《从王冠开始的无限》此文是画续原创的二次元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“那么春夏研制的抑制基因共鸣的D疫苗已经开始加大生产了吧!” “那就尽快给葬仪社和供奉院的人分发下去” “至于其他人…………” 说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那么春夏研制的抑制基因共鸣的D疫苗已经开始加大生产了吧!”

“那就尽快给葬仪社和供奉院的人分发下去”

“至于其他人……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湫语气微微一顿,继续开口说道:

“不要透露半点消息,以防杨少将等人狗急跳墙。”

看着亚里沙有些诧异的眼神,湫不由得暗叹一声,这就是自己吗?明明早知道茎道会引发第二次失落的圣诞,明明可以提前示警,也可以将疫苗公开出去,但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。理所应当的选择了隐瞒。

心中向善而不为善,不过这种感觉,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好,至少湫是这样想的,在湫眼里,除了自己在乎的人,其他人都算死完了湫也不会有半点伤感,若是对自己无碍,湫并不介意伸出援助之手,可若是对自己有害,在理智之下,任何恻隐之心都可以被生生抹去,从这方面看,湫才是最不稳定的因素吧!

“咦?”

“怎么了?”

看见湫有些惊异的样子,亚里沙不解的问道。

“没什么,那个人是你的追求者吗?我看他一直往这边看的样子”

亚里沙顺着湫的视线望去,确实发现有个带着黑框眼镜的高中生男子。

“那是刚刚上任的学生会会长,难波”亚里沙抿嘴一笑,对湫这种在意她样子感到欢喜。

“学生会会长不是你吗?”

“祖父已经将供奉院集团交给我了,我已经没有多余时间和这些小孩子打交道了,并且这个难波能力还算出色,所以就把学生会会长的职位交给他了。”

“小孩子?”

湫的嘴角微微一抽,看着和她口中小孩子一般年纪的亚里沙说出这种话,感觉有些违和,不过湫也并不是很难以理解。

自从亚里沙卷入了葬仪社和GHQ的种种是非后,就很难再用以前的眼光去看待事情了,这是层次的不同,就像湫就从来没有真正的将某一个人当做可以前行的同伴,湫不知道离开这个世界后还会不会回得来。这也是他不愿意接受感情的原因之一。

难波许是知道湫和亚里沙已经看到了自己,索性也不遮掩自己,像是要装出学生会会长的威仪,昂着头,挺直了胸膛,朝湫他们走来。

湫这时才抬起头来,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新任的学生会会长。

和一般高中生不同的是,脸上却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,那是和谷寻一样的微笑——虚伪,而在折射太阳光的眼镜下,湫还看到了隐藏在瞳孔深处的野心。

一瞬间,湫对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的目的有了明悟。

“亚里沙会长,你好,在这里见到你真是我的荣幸。”

难波微微躬身,面带笑意,有些谦卑的说道,而亚里沙只是点了点头,稍微示意了一下。

日本人对前后辈和上下级的关系很看重,而从亚里沙作为前学生会会长和对难波的提拔来看,可以算的上是他的上级和前辈了,并且背后的供奉院集团现在还是日本第一财阀,也无怪乎难波这么谦卑了。

当难波向亚里沙打完招呼,才将视线转到湫的身上,像是刻意在脸上堆出笑容,笑着说道。

“湫同学你好,鄙人是二年级八班的难波,曾经担任过风纪委员,对于在学校经常旷课的你,相信早已经听过我名字。”

难波扶了扶眼镜一脸平淡的说道,说完还向湫伸出了右手。

“做作!”

看到他这种做派,湫一脸鄙视地吐出了这个词语,更对他伸出右手中视若无睹。

如果说难波对亚里沙的做法是谦卑的话,那么对湫就是傲慢了,就连亚里沙看到也有些许怒气,只不过明面上做得并无差错,供奉院家族的教养不允许她去当面指责难波,虽然脸色有点难看,但也只能强忍着怒气。

而湫不会,他知道他和这种人注定不是一路人,面子这种东西他可以随意丢掉,所以他不舒服了,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当着你的面让你不舒服。

或许这也是湫吸引亚里沙的一点,所以在湫做出这番动作后,亚里沙就乐不可支的笑了,第一次没有顾忌自己供奉院的形象,第一次没有在意别人的看法,当着别人的面肆意嘲讽的笑。

看着湫眼神中毫不掩饰的鄙夷,和耳边传来了的亚里沙带来些许嘲弄的笑,难波那还算五官端正的脸上一会儿青,一会儿白,光滑的额头上隐隐有青筋露出,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。

过一会儿,才稍稍平复情绪,将伸出的右手拿回来,他知道再伸下去不过自取欺辱而已,随即冷声说道。

“湫同学这么倦怠学业,是为了等毕业以后通过亚里沙会长直接进入供奉院集团工作吗?”

湫没想到难波能这么快就控制自己情绪,并没有无谓地纠结失礼的事情,因为有很多年轻气盛的少年,会认为这是有损他们面子行为,可怜的自尊心有可能让他们不会轻易放下此事。

因此对于难波丝毫不提这件事情,湫还是有些诧异,不过也仅此而已了,湫大概已经猜到他接下来会说什么了,只不过对于他字里行间都透露出自己吃软饭这件事,湫的表情有些怪异,因为好像也有一个人这么说过。

看到湫脸上的表情,难波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,双手环抱于胸前,语气变的有些嚣张。

“优秀的人就应该和优秀的人在一起,我觉得湫同学应该和亚里沙同学保持距离,否则亚里沙同学传出什么负面的传闻就不好了”

“湫同学难道不这么认为吗!”

虽然努力表保持的平静,尽量控制自己的声线不再颤抖,但从难波那微微挑动的眉毛来看,不难看出他内心的激动:只要让亚里沙认清了跟那小白脸在一起的利弊,我就有机会当上供奉院的东床快婿,凭借我的能力和供奉院的资源,我一定会成为日本的主宰乃至全世界。

湫从他脸上有些骄傲,甚至自大的眼神中,知晓了他口中隐喻的优秀的人是谁,对这种自我感觉盲目良好,又看不清形势的人,湫一向是手很黑的,纵然是受格局所困,但也不是原谅他的理由。

可是还不等湫出手,另一个人却忍不住了……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